巽风

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缘更。
关注前请考虑,不定期当雷神。
这里是杂食,什么CP都可能蹦出来

【翔邱】不服憋着

被刺激到了!太太把粮食删了!!我要自己割腿肉了!!

虽然萌这对很久了但是全然不会写,至今没想明白他们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相处模式_(:з」∠)_前方一大群OOC正在前进,擅入。

————————————————————————————————

邱非当打时,孙翔正打算退役。

“来杭州?”

“回老家。”

邱非没吭声,手底下接着做训练。

孙翔抱着头靠在邱非的小床上抖腿,没一会儿他就闲的发慌,主动找话题:“哎,你说你们今年季后赛能打进多少?”

邱非没抬眼,“不知道。”

“畅想一下。”孙翔做着夸张的动作,“你看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摸不到一本,还能随便填填清华北大意淫一下。”

邱非抬眼一瞥,“你高考过?”

“没有,亲戚家孩子考过。”孙翔放下的手重新搭在脑后,他往床上一靠。咂摸了片刻,觉得哪里不对,又坐起身,“哎,我说你今天不对劲啊。故意堵我呢吧?”

邱非刚好完成这一轮训练。电脑椅后滑几步,转过面向。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孙翔,抬起双手,“啪”的一声拍在孙翔脸上,然后蹭过去,托起对方的头,缓缓说:“答对了。”

孙翔那张和手一样价值不菲的商业脸有点红,不是被拍红的,他说这是和邱非交往之前留下的后遗症。只要恋人靠的近一点,就会不自觉的脸红。

但邱非不这么认为,他并不觉得这是交往前留下的后遗症。他认为孙翔平时也挺爱脸红的。害羞的时候,生气的时候,说谎的时候,耍嘴炮被反杀的时候,遇到叶修的时候。不过害羞的时候更多一些,说真的,他还挺喜欢看孙翔脸红的,比他臭得瑟的时候好看多了。因为他最烦孙翔得瑟的时候,一副老子就这么牛的样子,看了想打,尤其是在自己输给他以后。起初不觉得,那时候觉得输了是自己还太差,需要努力。交往了,就觉得这个表达方式是在太可恨了。

孙翔握住邱非的手腕,在嘉世小队长疑惑的目光中,轻轻用力将对方拉上床。

邱非挣扎一下,不满地问:“干嘛?”

孙翔圈着他,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抵着他的头顶,“你困不困?”

“不困。”

“我困了,让我抱着睡会儿。”

“不要,挤。”

“别乱动。”

邱非扬起头,毛茸茸的头发刺的孙翔下巴有些痒。他盯着孙翔眼眶下的青黑看了一会儿,轻轻挪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

孙翔感到怀里的人呼吸稳了,不动了,才睁开眼。他亦是盯着对方眼眶下的青黑看了一会儿。环着邱非的手收紧了些,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顶,满意地睡过去。

邱非再次睁开眼,面对着黑暗眨了眨。

天黑了啊。

他的手肘顶了顶孙翔的腰,得到了身后人的回应。“嗯?”夹携着浓浓的睡意,哑哑的,像只睡眼惺忪的小豹子。

邱非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声音轻撩,“醒醒,吃饭去了。”

“我……唔……不想去,困。”

“胃病。”

孙翔有胃病,纯属自己作的。加训晚了,不是不吃,就是随便糊弄。有一次两人走在街上压马路,他忽然犯了病,抱着树吐的还天黑地。急得邱非满头大汗,拖到医院挂了一晚上点滴。中途还耍了小性子,说什么不挂第二瓶。

“你挂不挂?”

孙翔酷酷地说:“我好了,走吧。”

邱非举着吊瓶冷若冰霜。看的一旁的护士心惊胆战,生怕孙翔再说一句不,邱非就把瓶子砸他头上。

他忽而笑着说:“前辈你怕疼啊。”

孙翔习惯性反驳:“怕个屁,我是那么怂的人吗!”

“那干什么不挂?”

孙翔拉了拉他的袖子。他俯身将耳朵递上,听着恋人一字一句小声又别扭地说:“难得一起出门。”

邱非点点头,他走到孙翔身后,按着他的肩膀,对护士说:“麻烦您帮他挂上。”

孙翔激动地叫道:“邱非你大爷!”

护士一看他要乱动,忙说:“小伙子你别乱动,再砸到你身后的朋友。”这话一出,果真乖巧了不少,不满地让护士挂好了新一瓶。

他小声嘀咕着:“我要不是吐的难受,才不会挣不过你。”

邱非坐回他身边,问:“不服啊?”

孙翔别过头,不理他。邱非耸耸肩,平淡地说:“不服憋着。”

“你!”

邱非摘下他的帽子,挡在两人面前,探过身覆在他嘴上,蜻蜓点水,匆匆如梦。孙翔还未来得急品味,帽子便被扣回头顶。

这个吻是在无数次的亲吻中,孙翔最喜欢的之一。他盯着邱非被辣的红艳的唇发了一会儿呆,摘下对方的帽子缓缓靠过去。预判成功的邱非身子都没动,抬起没有拿肉串的手将孙翔靠过来的脸推到一边。

“我靠!凭什么!”

“我不想。”

“靠靠靠靠!”孙翔大喊:“我不干!”

邱非将竹签丢进签筒,擦擦嘴,吸了吸鼻子,“憋着。”

“哼!”孙翔愤恨地咬着肉串,像一只大猫在撕咬猎物。

邱非偷偷地笑了,他拿过菜单点了孙翔爱吃的烤茄子,也点了他不爱吃的考韭菜。

孙翔菜着脸说:“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吃茄子了,也不会碰那盘韭菜。”

“营养均衡。”邱非举着筷子送到他嘴边,看着孙翔苦着脸咽下去,又夹了一筷子茄子喂给他。当他打算撤筷子的时候,却怎么也拔不出来。孙翔笑的一脸邪气,咬着筷子不撒嘴。邱非叹口气,看了看四周,拿起帽子,孙翔看他拿着帽子靠向自己连忙松开那根硬邦邦的破筷子。邱非取回筷子,将帽子扣在孙翔头上,笑盈盈地转身去结账。

“我靠!”孙翔郁闷地把茄子戳成了茄泥。

“你先回去。”邱非举着钥匙,孙翔插着兜仰头45°不屑地斜望。他不接,邱非也没招。只得将手插回兜里,转身向反方向走。

“哎!你干嘛去?”

他停下脚步回望,“去兴欣。”

孙翔跑过去跟上,“去兴欣干嘛!”

“一帆约我去玩。”

“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孙翔撅着嘴看着聊的开心的一群人,小声嘀咕。苏沐橙放下手中的瓜子,笑眯眯地对他说:“离的近当然关系好啦,有的是时间一起玩啊。”

“你怎么还在兴欣。”

苏沐橙偏着头笑了笑,接着嗑瓜子看电视剧。

“哟!小邱非。”听到这个声音,孙翔整个人都颤了一下。他看着叶修摸着邱非的头,大声喊问:“我靠!为什么你也在!”

叶修叼着烟模糊不清地说:“我怎么不能在。”

“前辈。”邱非这声叫的铿锵有力,充满敬意,重点是还有点软,听的孙翔腮帮子又胀了几分。

邱非走过去,用手指戳他的腮。

“干嘛。”

“给你放放气。”

吵吵闹闹过了,终归要战几盘荣耀。邱非连输两盘,孙翔抖着腿一脸得瑟地问:“服不服?”

“接着战。”

一个失误,便被邱非抓着一顿暴揍,赢了以后邱非浅笑回问:“服不服?”

“不服”

叶修顺口接道:“不服憋着。哎哎哎,老板娘我错了还不行,不抽了,别打我。”

他可算知道这句憋着邱非是从哪学来的了。

“来来,小安来。”叶修招呼着在一旁看热闹的安文逸,“咱们开22,会会对面双战法。邱非过去,去孙翔那边坐着。”

孙翔指着对面大骂:“带奶妈不要脸!”

安文逸探出头反驳:“纯爷们。”

邱非毕恭毕敬地说:“请前辈赐教。”

邱非走在前,孙翔跟在后面踢着小石子。

“又不是第一次输,单挑你不是赢了吗。”

他不屑地说:“赢的又不是巅峰的叶修,没劲。”

“我赢不了前辈,未来也不可能赢了你。你们都是现在或者未来的你们。”

“谁说的。”

“嗯?”孙翔那声有些小,他真的没听清。

“喂,邱非。”

“怎么了?”他停下脚步,等着恋人走过来。可孙翔却没有动,他站在原地,抬着头,“我退役以后还没想好干嘛,打算到这附近租个房骚扰叶修。你笑什么?”

邱非捂住半张脸,露出眼睛眨了眨,笑着说:“你还不服吗?”
“什么服不服的?”孙翔假装听不懂,抱着头走过邱非身边。

邱非跟上去,孙翔抓过邱非的手塞到自己的衣兜里,两个人并肩而行。他突然想起了刚才苏沐橙看的电视剧里有这么一句肉麻的话:关于感情,爱上你,我心服口不服。

这种话铁定是说不出口的。

孙翔停下脚步,在邱非疑惑的目光下捧起他的脸,吻住他。

邱非闭上眼回吻,并在他背上写下:下次不服你也得憋着。

END

评论(14)
热度(108)

© 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