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风

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缘更。
关注前请考虑,不定期当雷神。
这里是杂食,什么CP都可能蹦出来

【翔邱】轮转·童话猎手02

银光聚,枪尖一挑,湖惊水迸,溅了王子一身水渍。水帘散去,两名少年各自手持一柄长枪,一同看着王子。

不同的是一人嘴角挂着轻蔑,一人嘴角平如直线。

“孙翔前辈………”邱非叫了一声,后半句还未说出口。孙翔已将长枪插入被附体的王子身内。“别杀。”邱非几乎是僵着脸说出最后两个字。一股烟雾伴随他的话云从肉身与枪尖的衔接处喷出。

“来这里不就为了杀他吗。”孙翔拔出却邪。

“可他跑了。”

“不会追吗。”

王子的身子一倒地便和泥土融为了一体。

“呼。”邱非捂着胸口长叹了一口气,“前辈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他刚走两步便被邱非抓住了手。他不耐烦地看着少年问:“又干嘛?”

“前辈,你把美人鱼杀了。”

“她被incubo附身了,不杀她整个王国就要被海啸淹没。”

“你现在把王子又给杀了。”

“他想把美人鱼做成清蒸鲈鱼摆上饭桌。”说这孙翔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邱非低下头盯着他的肚子,过了几秒又抬起说:“两个主角都被你杀死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他歪着头看似诚恳地询问着新队长的意见,实际上心里已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我王子。”孙翔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角色。

邱非扶住额头接受了他的分配,一个不会说话的美人鱼总比一个时常说话get不到点的美人鱼好。

邱非喜欢孙翔,他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曾经是自己最不想接触的前辈,还是因为一次捕杀incubo的任务。

当年两个人为了配合默契打出影子战法的实战效果时常一起行动。

那次的童话是蓝胡子,任务有点辣手,那只被incubo附身的蓝胡子操控了他所有死去的妻子,孙翔为了护他受了轻伤。

见骨的伤口使得邱非脑中炸裂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将incubo附身的蓝胡子捅成了肉泥。事后他想大概是因为喜欢这个波段时常不和大家在一个频段的新队长才会这么发疯。

轻舟泛波,那把姐姐们赠予她的短匕被她投掷湖底。小美人鱼与王子越来越近。最后一次机会,若是还吻不上,人鱼小姐就会化作泡沫消散世间。

两唇间的空气捂住眼睛渐渐散开,人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王子忽然别过头推开了她……

黄光一闪,两个黑着脸的战斗法师站在门前一动不动。站在监控器旁边观看的冯主席静静地吃了一片药。

孙翔摸着头暴躁地问:“为什么会是黄色!她最后不就是死了吗!”

“你进去前我不是就和你们说过这是个年幼的女孩的梦境童话!你们要让他们圆满吗!”陶轩怒发冲冠地指着孙翔问:“你为什么不亲上去!”

“亲一个男人很别扭。”

他睁开眼,钟摆嘀嗒嘀嗒的响着。白皙的手指点在唇上,耳边不禁响起一年前孙翔说过的话。

亲男人。

别扭。

他翻了个身,睡在隔壁的闻理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邱非对他眨眨眼,又转过身。

闻理掀开被子跳下床,鞋也没穿,三步跨做一步跳上邱非的床,他跪在床边说:“头儿!别装死。”

“回自己床上去。”

“那你先告诉你刚才梦到了什么吗。你睡得很不安稳。”

邱非转过身撑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啊副队一双黑汪汪的双眼,微笑着抬脚把他踢下床。

闻理不依又爬回床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邱非腰间被冷风激起了一串鸡皮疙瘩,他缩了缩肩膀,往上拉拉被子,下了最后通牒:“要不睡觉,要不出去站着。”

“头儿说说吗。”

“闻理。”

“哎哎哎,睡觉睡觉。”闻理躺下去,头下空空的,他又坐起身。

夜风顺着缝隙遛进温暖的被窝。

邱非终于忍不住坐起身怒视着闻理。闻理吓得缩起肩膀,指着自己的床说:“我拿枕头。”

“一次拿完。”

“哎。”闻理抱着他的枕头和一只小布熊蹿了回来。

邱非看着那只小布熊皱了眉。

闻理忙说:“它不占地方,我可以把它放床角。”他眼睛在邱非床上扫了一圈问:“队长你那只呢?”

邱非身子僵了一下,他闷声说:“收起来了。” 

“为什么不摆着?”

“闹心。”

“孙翔前辈知道该多伤心啊。”

熊是新嘉世重回联盟之时孙翔送的。每人一只,衣服上绣着挑战队每个队员的名字。虽然送来的快递上并没有写名字,但是地址已经出卖了发件人。

当他不知道轮回地址吗?

让柔姐姐敲一下杜明就水落石出的事情。

邱非蹲在床头柜前,手里拿着属于自己的那只熊,越看越像孙翔,恶狠狠地掐着熊脖子又塞了进去,铁门一摔,站起身。

路过的白胜先闻声颤抖,他伸着舌头踮起脚尖往门缝里够了一眼。看到邱非脸色发黑连忙匆匆跑回训练场和小伙伴们报信。

通讯器接收到一条信息。

少年们停下手头的事情去看邱非,他们的小队长弯下腰,掏出了通讯器。他们的小队长脸色阴沉程度又加深了一个等级。

江前辈你到底是怎么和孙前辈说的啊!

 

孙翔:

 

            小鬼,你要不要这么小心眼。

 

 

 

孙翔颇为得意的看着自己编辑的文字。霸气,有深度,还有着前辈爱。他怎么可以这么聪明!

他晃着椅子等待回信,没一会儿邱非就回复了。

 

 

邱非:

 

            呵呵

 

 

 

连句号都没有。

孙翔撅着嘴托着下巴,他一瞥眼看到了周泽楷一颠一颠的呆毛,于是连忙跳起身,抓住这个最好看的男人,拿着通讯器问:“什么意思?”

周泽楷歪着头,仔仔细细的衔接了上下文,又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孙翔和邱非吵架的缘由。腼腆地笑着回答自己的搭档:“呵呵。”

孙翔和周泽楷搭档了几年,虽然不如江波涛这个联盟名副其实的翻译器,但也读得懂少许含义。

周泽楷口中的呵呵指的是邱非发来的呵呵,意思是滚。

我靠!这死孩子要造反了不成?

孙翔盘着腿坐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他初到嘉世之时邱非并不喜与他交流,每次自己跑去和他搭话都会碰钉子。后来他去了轮回他们的关系反倒进了。

成也叶修败也叶修。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要是没叶修这个共同的目标邱非可能还不愿意理他。

但是!就算交情浅薄,也不至于为了一个incubo的死亡对他耿耿于怀吧。不过,他们俩一起出任务似乎评定从来没有蓝过,邱非不开心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他抬头望见杜明探出半个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便问:“怎么了?”

“柔柔找你。”

“哈?”孙翔一脸吃惊。

屏幕那头的女子美如画,杜明坐在孙翔身后一副小媳妇的姿态,扭捏的狠。

“哟。”

“还和小邱非闹脾气那。”

孙翔切了一声道:“怎么都传到你那里了。”

“闻理告诉我的。”唐柔眼都没眨直接把闻理卖了,“小邱非这几天心情被你搞的很不好,闻理跑来和我诉苦。”

“他干嘛找你诉苦。”

“挨的近。”说这话的不是唐柔,而是孙翔第二讨厌的人,苏沐秋。

苏沐秋长的好看,技术过硬,就是和叶修一样和他不对付。

“少年郎别撅嘴啊,我这是来给你支招的。”

孙翔皱眉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苏沐秋笑的洋洋得意,他说:“我看了任务表,incubo最近侵入了睡美人和白雪公主两个故事。而且不止两只,这说明必须四人完成,你们队除了你和于念没排活,剩下的都有任务在身。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约嘉时一起任务啊。”

孙翔有的时候容易犯二,但是也不是傻子,他问道:“你个老狐狸是不是打什么馊主意呢,怎么会这么好心帮我。有什么条件你快说。”

“嘿嘿,我有对戒指被incubo给抢走了,你要是能给我顺手带回来最好不过了。”

孙翔问:“什么样子。”

苏沐秋惊讶地说:“这么爽快,是条汉子。”

他的话对孙翔而言很受用,小战法的鼻涕泡泡都要冒出来了。

“戒指很好认,你一看便知道。”

“这和没说一样。”孙翔不开心地嘀咕着。

“对了!”苏沐秋双手一拍道:“你可千万别试戴。”

“我是那种会私藏别人东西的人吗!”

“这不怕你犯二吗。”

孙翔一怒之下一脚踢断了电源,他看着痛心疾首的杜明问:“副队在哪?”

“方哥屋里吧。”杜明在思考现在把电源插回去,在联系兴欣有多大几率能看到自己的女神。

“哦”孙翔插着兜走出杜明的卧室,倒退了十步停在一闪被他们喷满F的门前敲了两声。

方明华打开门一看是孙翔,便笑着调侃道:“敲得这么轻我还以为是别人。”他让开身子对孙翔说:“快进来。”

“为什么是我们?”邱非面无表情,声音冰冷。

叶修想这孩子这次怨念挺深啊。如果不是这娃平时就跟个小大人似的估计早就一技怒龙穿心刺出来了。

叶修点了根烟毫不犹豫地指了出来:“有火气。”

“是。”邱非也不藏掖,坦白地承认。他团坐在椅子上跟苏沐橙一起看电视。

电视剧中的女孩正在和男友吵架,男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却被她甩开。

“你俩关系不是还成吗,我看那会那小子在嘉世的时候你们搞影子战法你还挺护着他,舍不得他受伤的。”叶修戏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他。”这话说完叶修就后悔了,他发现邱非以前的种种所为好像真的是喜欢孙翔的表现。就像这次他俩闹脾气的理由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当年他离开嘉世又建兴欣邱非也没跟他这么置过气,这次跟个孩子似的,气性还不小。

苏沐橙扭过头抬手捂住邱非的耳朵,鼓着腮看着叶修。

叶修吞云吐雾,消化着自己挖掘出来的信息。

苏沐橙松开邱非继续看电视剧。

邱非也不说话,继续缩在椅子上,不知道有没有在看电视。

苏沐秋开心地走下楼问:“你们这干嘛呢?这么安静。”

叶修深沉道:“思考人生。”

“哈?”苏沐秋坐到苏沐橙身边给妹妹剥了个橘子喂给她一瓣,自己吃了两瓣,举着剩下的半个对邱非举了举,邱非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吃。

“你怎么不问问我吃不吃。”叶修抢过那半个橘子塞进嘴里。

“你怎么也有火了?”苏沐秋颇为纳闷,让他开导开导邱非怎么反倒把自己开导郁闷了。

“我的菜园子被人偷了。”

苏沐秋诧异地说:“你才知道啊。”

不禁叶修看着他,连邱非也看着他。

“哦,你放心除了我和橙橙,还有刚知道的叶修就没别人了。”他对叶修说:“我以为你会第一个发现。”

叶修对着邱非痛心疾首地说:“幸好我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的白菜啊。你怎么还是主动跟人跑的。”

白菜看着喜欢的花盆对着自己伸出手,便一步错开,走向自己喜欢的花盆身后,抱了抱好久没见面的于念。

这次陪同邱非来的不是闻理,闻理前两天晚上折腾,把他自己冻感冒了,所以这次换做白胜先与邱非同行。

孙翔对闻理的印象都是他到轮回以后的事情,对白胜先的印象倒是在自己在嘉世时候留下的。

原来这家伙最后也留下来了啊。

孙翔忽然问:“李睿呢?”

“睿哥在照顾闻哥。”白胜先连忙答道。他对孙翔心存敬畏,各个方面。

他明明问的是邱非啊,为什么是白胜先回答自己。孙翔的脸色越来越臭。邱非怕他把自己家的小白吓跪了,便接过话说:“你找他?”

孙翔肚子里也有股火气,此时说话异常堵人:“你理我干嘛。”

于念见情况不对急忙拉着白胜先离开是非之地。

邱非也不还嘴,换做那帮老油条估计一句话就把孙翔堵炸了,何况他知道孙翔有这个毛病,垃圾话不好还总要尝试,周泽楷一句呵呵都能让孙翔哑口无言。

孙翔等着邱非炸毛反扑,因为他每次和唐昊吵架都是喷两句就好了。

结果邱非说:“那我走了。”

“别,嘿你这人怎么这样。”孙翔嘀咕着,他见邱非没走,便接着借李睿的话题说:“那小子跟你们怎么样。”

邱非心里不舒服,孙翔跟李睿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挺好的,他人很好。”

各种意义上的。虽然当年争强好胜,做事莽撞,但没有什么坏心。相处久了说开了,李睿这个比他们年长几分的人大哥哥气质尽显,每天盯着他们的衣食住行,整个一个夏仲天第二。

我靠,我跟你相处了这么久你怎么就没给过我这么高的评价。孙翔心里不是味,他又问:“你和他打过组合吗?”

邱非迷惑了一阵,慢慢反应过来他指的什么。

“没有。”

影子战法这个打法,他和一个人打过就可以了,毕竟不是和每个战斗法师都能搭配来打这个套路。而且他也只想和一个人打。

孙翔突然心情就好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拍拍邱非的肩膀说:“有时间一起找叶修这个老狐狸试试。”

“不要。”邱非拒绝的干净利落。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难道要我告诉你我怕白菜忍不住自己跳花盆里吗?

TBC

评论(7)
热度(47)

© 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