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风

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缘更。
关注前请考虑,不定期当雷神。
这里是杂食,什么CP都可能蹦出来

【翔邱】轮转·童话猎手04

孙翔抱着脑袋陈思苦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他颓然瘫倒在床,望着天花板发呆。

邱非以前不是这样的孩子啊。虽是喜怒不表于形,却也不曾令他难懂。

冷淡、冷漠、冷酷。冷的像一座冰封的山,似乎永远没有春天。至少他没有在这座山中见过春意。

他相信自己的才华与实力,所以从不嫉妒叶修。可唯独在邱非这件事上,他很嫉妒叶修。

邱非是很少笑,但和叶修一比较,邱非对他笑的实在是太少了,而且也很少关心他。可邱非总在关心叶修,会对叶修说不要抽烟,不要熬夜,不要吃泡面。而他呢?以前在嘉世的时候,邱非只会说前辈好、前辈晚安,然后就是些工作的事情。

离开嘉世以后邱非总对他爱搭不理,时不时还生气。

他翻过身,忍不住发信息问邱非:你是不是讨厌我。

你说呢?邱非反问他。

你为什么讨厌我呢?

面对孙翔的问题邱非将通讯器往桌子上一扔,把头埋进被子里,再不想理会。

孙翔等了半天等不到回复有点虚。

我有这么讨厌吗?他自我询问,百思不得其解。

邱非的影子在梦中蹦来蹦去,蹦来蹦去也就算了,还都是一张面瘫脸,看的孙翔怪不舒服的。

他坐起身,盘着腿,拖着腮,沉思了片刻做出一个决定。他是个行动派,一向雷厉风行,无论是去找自家的正副对和太上皇表明理由,审批假期,还是重进嘉世贿赂闻理,都一气呵成。所以他累得要死,拿到钥匙后道床便睡。

邱非看着躺在他床上睡得正香的的孙翔,默默关上了门。

闻理退了两步,转头冲向白胜先的房门。

“再走一步,杀。”

他听到他可爱的队长是这么说的,于是他又退了回来。

邱非将他按在墙角问:“钥匙你给的?”

闻理胆怯地说:“事出有因。”

他一挑眉道:“多少好处?”

“下个月的饭,他包了。”闻理仰着脖子一副听天由命。

“那你下个月也把我的包了吧。”

邱非拍了拍他的头,走进屋关上门。

不一会儿将他的被褥扔了出来,“去找小白打地铺。”

闻理抱着被褥扑倒白胜先门前哀嚎:“小白啊!队长是个陈世美啊!我命好苦啊!”

“闻哥你别喊了,队长看你呢。”

“咦!”

闻理兔子似的窜进白胜先的房间锁上门。

邱非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坐在椅子上盯着孙翔瞅了一会儿,觉得这人还是睡觉的时候最乖。

孙翔张的很好看,鼻子很英挺,从侧面看面部曲线流畅的不要更帅。

上帝关门的同时还开窗,邱非以为孙翔的情商都点了天赋和脸上。

他没忍住,伸出手去触摸孙翔的脸。

手一下被攥在了半路。

孙翔迷迷糊糊地问:“谁?”

邱非挣了一下没挣开。他便说:“我,你睡吧。”

他为孙翔掖好被角,打算抽开被握着的手,不想却被攥得死死的。

他扶着额头颇为无奈。

看孙翔睡的那么香,他也有些睡意盎然,便趴在床边进入梦乡。

西下的日光为两人镀了一层金边,半梦半醒间孙翔恍惚觉得身边有人。他睁开眼,发现邱非趴在自己身边,睡的整甜,便不敢出声。

邱非的手被他攥在着,暖呼呼的,出了一层薄汗。

孙翔想,还是睡着的邱非最可爱。

方才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话,温柔的言语令人放松。大概是梦而不是这孩子吧?

“你醒啦。”

可能是孙翔一动吵醒了睡眠很轻的小战法,邱非揉了揉眼,胳膊麻的很,抬都不想抬。

“麻了?”孙翔问道。

他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孙翔松开手,为他捏着胳膊。

“前辈来做什么?”邱非享受着孙翔的服务,眯着眼睛,睡意未散,眼神朦朦胧胧。

孙翔看着他这样子觉得心尖被猫尾巴扫了似的。

见孙翔不说话盯着他看,邱非睡意渐醒。浅褐色的双眸映出孙翔俊俏的脸,没一会儿那张俊俏的脸便红了绿,绿了红的。

他叹了口气说:“我不讨厌你,别多想。”

孙翔掐着他的肩膀说:“那你干嘛不理我!”

邱非似乎被他掐痛了,眉头皱起,他连忙松了手。

那捂着胳膊低下头,孙翔以为他生气,刚打算说些什么,便听他说:“只是有些讨厌自己。”

他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虽然不懂邱非口中话语的前后因果,可他敏感地察觉到邱非似乎有些阴郁。即便他平日十分冷艳,可也谈不上阴霾。

“你……怎么了?”

邱非看了他一会儿,噗嗤笑出了声,他笑的苍白无力,看起来更像哭。

“前辈,你啊,怎么就这么傻呢?”

傻的我都没法怪你啊。

“你才傻。”孙翔潜意识地反驳道。

邱非捂着额头说:“是啊,我才傻。”他问:“既然知道答案了,还不回轮回吗?江波涛前辈会担心。”

“我来找你的事情和他说过了。”孙翔蹙眉,俊俏的脸上说不出的烦愁,他摇摇头说:“而且……你没给我答案。我要留下来自己找。”

邱非身子探向前,距离他很近,只要他低一下头,嘴唇便能触碰到邱非的鼻尖。

他一字一字地说:“我不讨厌你。”孙翔看着他的眼睛,干净清澈。“我只是嫌弃你傻。”他抬手捂住孙翔想要开口辩驳的嘴,轻声说:“嘘。什么都别说。”他在对自己笑,看起来甜甜的,实际上感受不到温度的笑容,这让孙翔很不舒服。

“前辈你好傻啊。”他再次重复道。

孙翔想打死他。

他说:“前辈既然想住下那就住下吧。”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找到答案你就会走了。”

逃命似的逃走。

邱非站起身便要走,孙翔一把抓住他的手问:“你去哪?”

“回房间啊。”

“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吗?”

“这里现在是你的房间了。”

孙翔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我要跟你一起住。”

邱非面无表情地注视他,像在审视什么。孙翔何时受过此等目光的洗礼,可他没有爆炸,他找不到爆炸的理由,他甚至有些开心,因为邱非的眼里只有他。可他也在紧张,他担心邱非会拒绝,这不会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但会是很令他难过的事情。即便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难过。

“前辈。”邱非开了口,仅是两个字便让孙翔像只警惕的猫似的,他的样子逗得邱非想笑。他放轻声音说:“前辈,松手啦。”

“我……”

他打断孙翔道:“你不松手我要怎么去拿被褥?”他看向闻理的床,“他的铺盖打包被拿走了,你总不能让我睡床板吧。”

孙翔笑着拍拍床说:“一起呗,平时我和杜明打游戏打太晚了就会睡在一起。”

邱非摇摇头:“不要,太挤。”

“你的床并不小啊。”

“可我并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一张床。”

孙翔说:“明明以前在一起睡。”

“那是因为要配合默契,不得已而为之。”邱非见他没撒手的打算,站着怪累的,就坐回椅子上。

他们曾经是一体,这是影子战法的核心。他是孙翔的影子,影随主动。他们需要默契,所以被安排到了一间房,一张床。

那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邱非清楚的知晓孙翔睡梦中的小动作,他喜欢抱着身边的事物,手脚并用,搂得紧紧的。多少次醒来都是在他胸前,总要慢慢地推开缠在自己的身上的手臂,悄声下床离去。

如今的他们早已是独立的个体,没有理由继续同床而眠。

何况他还有私心。

孙翔委屈地说:“你还是讨厌我。”

邱非看不得平日张扬飒爽的人做出这幅情态,只得答应他。

“我们把床推过来吧。这样就不挤了。”孙翔认为自己的提议十分靠谱,他有些得意地看着邱非,似乎在说:看,多么聪明的注意,为什么你就想不到呢。

邱非的唇角勾起,他也认为这个提议不错,只需他做一点事来完美这个提议。

两床之间的夹缝处被邱非摆了一排满当当的水碗。

孙翔皱眉道:“你干嘛要学坟头的蝴蝶啊。”

邱非整理着自己的床被没有抬头:“我只是很好奇梁山伯与祝英台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样入眠。”他说:“刚好你为我提供了这个机会不如试试。”

“拿开,这样晚上我都不敢翻身。”

“那就不要翻了。”邱非不理睬他的意见,翻过身关了灯。

孙翔在黑暗中鼓着腮,一肚子闷气撒不出来。他认为邱非还是讨厌他,不然也不会使这些伎俩,以及用不靠谱的理由来敷衍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啊。”

他的声音从牙缝中飘出,带着他的不甘、疑惑,以及委屈传入邱非的耳中。

即便不睁眼他也可以预估到孙翔的表情,这表情他见过,似乎还是那年他在嘉世实现不了自我认可的时候。那时孙翔的声音与这时一样。

他再度翻身,床褥带动碗中的水晃个不停。邱非的脸埋进枕头,被捂住的声音又小又沉闷:“前辈你真的好傻哦。”

孙翔没吭声。

他感觉到隔壁的床颠了一下,碗中的水溅出几滴在床单上打出一朵水花。不一会儿自己的床侧一沉,有人坐在了上面。

邱非坐起身去开灯,却被孙翔阻拦了。

“不开灯怎么挪开水碗。”

孙翔不回答,拦着他的手也没放下。

邱非懒得与他较劲,褪了一下,钻回舒适的被窝,翻过身面朝着水碗,伸手将它们向里挪。

孙翔的夜视很好,他能够清楚的看到邱非的动作,沉闷的心情忽然云开月圆。他撩开邱非的被子钻进去,前胸贴着邱非的后背,开心地问:“会挤吗?”

“我说挤你会下去吗?”邱非没有转身,他不需要知道孙翔的表情,因为那些表情都存在他的心里,印在他的脑里。听到孙翔的声音,是喜是忧,是怒是愁他都能描绘的一清二楚,孙翔太好懂,也太难懂。至少他不理解不同床而眠究竟和自己不喜欢他有多大关系。

“前辈。”

“嗯?”孙翔的声音睡意浓郁。

邱非叹了口气说:“我不是抱枕。”

“知道。”他应着,手却缠上了邱非的腰间,强劲的大腿搭在邱非的腿上,将邱非固定的动弹不得。睡神会传染,孙翔的心跳在耳边有节奏地奏响,犹如一首催眠曲,邱非方才还在站岗的两双眼皮现下早已打起瞌睡。

TBC

评论(7)
热度(26)

© 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