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风

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缘更。
关注前请考虑,不定期当雷神。
这里是杂食,什么CP都可能蹦出来

【喻王】蹭饭日记(七)

_(:з」∠)_哪位小天使能让我回忆一下这对的正常口味,我怎么觉得做出来的味道怪怪的……




——————————————————————————————

想他王杰希纵横沙场,蹭饭十余载,不想还有被人蹭饭的一天。

他站在屋门口眯起大小不一的双眼,守地盘的猫似的盯着门外的黄少天。

喻文州就站在屋里对着他们笑,哪个都没打算帮,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何况他看这俩人热闹都十余年了。

“王杰希你要不要这么不够意思,月薪上万,年薪百万你还缺我这一顿饭钱不成?小兔子乖哦,躲开让我进去。”

兔子?呵呵,你知不知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王兔子打算啃一口黄少天,让他长长记性,话可以多,但不可以乱说。

喻文州开口道:“让少天进来吧。”

“就是就是。文州我还以为你已经要抛弃我这个队友了。”黄少天颇为感动。

“杰希,你还是把门关上吧。”

“别啊!别啊!我就随便说说!队长你这么热爱蓝雨,爱护队员怎么舍得我这个十年最佳好拍档被拦门外凄凄惨惨戚戚呢!”

黄少天还是被放进来了,因为喻文州他们家的邻居被他们给闹出来了。

王杰希占着沙发躺着一动不动,黄少天则坐在地板上拼命按动手柄,液晶屏里的小人上窜下跳好不欢脱。

“走右边,左边有陷阱。”

“哎哎哎,你行不行,你倒是躲开啊,你是不是旅游旅的把意识都扔在国外的洋妞身上了。”王杰希嘲讽地说道。

黄少天大怒,跳起身指着王杰希道:“我靠!你行你来啊!敢不敢比!黄爷爷我一定把你打的跪地求饶!”

王杰希拍拍手站起身,借着自己的身高俯览黄少天:“一会儿记得叫爸爸。”

玩个超级玛丽而已,你俩何必呢。放下书的喻文州不禁想着。

他们家游戏卡多,两人耍了一盘又一盘,眼看着快到饭点了这俩人也没停下的意思。

喻文州起身拔了电源,获得了双方的短暂合作,共同抗喻。

两个家伙一唱一和地埋汰着喻文州,像在讲相声。王杰希逗哏,黄少天捧哏。论起嘴损,黄少天不如王杰希,也便不抢话了。

喻文州不怒不郁,不卑不亢,他放了大招问道:“你俩吃饭吗?”

“文州我错了。”

“文州都是老王挑唆的我。”

王杰希想吃辣,但两个南方人口味清淡,吃不了。按少数服从多数,王杰希吃亏。他此时颇为想念张佳乐,也就他和自己吃的来。

王杰希一度吃辣成瘾,辣的别人捂嘴的扇舌的,他都觉得辣度正常。

喻文州口味清淡,让王杰希偶尔觉得的味如嚼蜡。可他不说,过日便该互相包容,喻文州包容他诸多,吃几天蜡王杰希还是忍的了的。

何况他还是有自己的小仓库。

有一次晚上饿极,他便跑到阳台偷偷取出自己私藏的零嘴,蹲在阳台偷吃。结果喻文州以为家里闹老鼠了。

喻文州不允许他吃乱七八杂的零食,不卫生也不安全。他那个胃早被他吃坏了。

吃什么?这个问题似乎是每个人早起就要思索的,或许到了中午饿肚子的时候还在考虑。

如此难以抉择,王杰希和黄少天选择狗带,喻文州想了会儿也放弃了。太难了,要基友还是要男朋友,这选择题他做不来。毕竟亏了谁的嘴他都得倒霉。

黄少天自报奋勇要去露一手,遭到了王杰希和喻文州的一致鄙夷。

“你不是要把我家厨房炸了吧?虽然我俩的确不用它,但是还是花了钱买平米数了的。”

“王杰希你的嘴巴真是越来越毒了,我记得戴妹子她们称这个属性为毒舌受。哎呦!你在拍我头我把你家厨房送上天你信不信!”黄少天撸起袖子挥挥手道:“起开起开,看本剑圣给你们露一手。”

“现在的剑圣是小卢。”似乎觉得捅得不够深王杰希又补了一句:“之前的那个剑圣是小别,你是再之前的剑圣。”

黄少天竖起了中指,发动了无差别攻击。无辜躺枪的喻文州只得耸耸肩,无奈而宠溺地看向王杰希。

既是一家人,锅理应一起背。何况喻文州喜欢他们将自己与王杰希放在一起,这锅背的异常甜蜜。

黄少天只觉得自家队长背放柔光,大有晃瞎自己的架势。连忙背过身去袭击他们的冰箱。打开第一层: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北冰洋、酸奶、酸梅汤;打开第二层:水果;打开第三层:速冻饺子,速冻馄饨,汤圆。

黄少天关上冰箱门悠悠问:“你们吃方便面不打鸡蛋吗?”

“少天。”喻文州温和地喊了他一声,慢吞吞地说:“我们家不吃垃圾食品。”

黄少天瞪圆了双眼,仿佛在说你他妈的在逗我?冰箱里那一排排的可乐是什么!

王杰希看穿了他,回答说:“提神饮料。”

往往喝多了的后果就是半夜精力旺盛,最后被喻文州拖上床消耗一下精力,快些入睡。第二天起床腰酸背疼,于是在睡一觉,晚上起来又是精神太好睡不着,下班的喻文州当然不介意继续帮忙。导致他们两人之间出现了一个月的恶性循环,搞的王杰希都快不喝可乐了。

想起这件事王杰希的脸有些发黑,喻文州偷笑两声温和地提议:“其实你可以喝红牛。”

“你回广州好不好。”

“不好。”喻文州笑眯眯地撩起王杰希的发帘亲吻他的额角,“我怕你相思难消,抑郁了。”

“拜托,两位,我还在好不好,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look!这里还有一个这么多年都没有摸过小姑娘手的。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王杰希抹了一把脸说:“我以为这些年你都习惯了。”

“习惯什么?以前是蓝雨一大家子陪我过情人节、七夕、双十一、圣诞节。后来变成我一个人过这些节吗?我靠你们微草简直有毒的好不好,一拐拐俩,简直没得救。队长你和小卢太不给力了,竟然投敌!寒风飘零,世风日下啊。”

喻文州摇摇头,安慰说:“少天你会找到属于你的另一半的。”

黄少天捂住眼睛倒到王杰希身上,扶着王杰希的手哼唧道:“队长你是在炫耀吧,是在炫耀吧!你们就是在炫耀!你们不能这么欺负我这种三好青年势单力薄,你们这样是要被浸猪笼的!”

喻文州笑而不语,眼神定在两只叠握的好看的手上。

王杰希抬眼看了喻文州一眼,眼中充满嘲讽之意。

二代蓝雨队长张嘴无声,用口型比划着:我就是醋桶啊。

王杰希推开还在耍赖的黄少天,走到大门口取下衣架上的外套说:“走吧,去吃饺子。”

“哎?怎么突然想起来吃饺子了?”黄少天离了可以靠着的王杰希,转身挂在了喻文州身上。

 “有人想吃醋。”王杰希整理着衣领回答说。

黄少天以为他指自己,连忙松开挂在喻文州肩颈的手,向右跳出半米以示清白。

王杰希抬高眉头问:“我是这种人吗?”

黄少天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我还记得你俩当年双向暗恋期简直修罗场。队长盯着老方笑的不安好意大有放个门让老方进里世界的意思,你则是天天看着我冒黑烟恨不得给我喂两瓶熔岩瓶。你说我和老方招谁惹谁了。”黄少天一噘嘴,“人家隔壁谈恋爱是自己窝里折腾,你俩谈恋爱是折腾外人。”

王杰希哼了一声问:“折腾谁了?”他取下喻文州的外衣,为恋人披在身上。又拿下黄少天的外衣。

黄少天指着自己凛然地说:“我和老方啊!”

王杰希将水嫩嫩的外衣蒙在黄少天的脑袋上,掸掸手说:“我怎么没折腾死你俩。干脆你俩凑一对好了,减少联盟单身数,反正难兄难弟有话聊。”

“微草大魔王!”

“蓝雨死话唠。”

“好啦好啦,我们出去吃饭吧。”和事老喻文州摆摆手说。

两人一同转头说:“就你最阴,四联老心脏。”

无辜躺枪的喻文州哭笑不得,不过也是习惯了。反正这两个人斗嘴,最后受伤的总是自己。

他们房子后面有条小街,开了一连串的小馆子,有家店的饺子做的很棒,就饺子馅的种类而言,它应该是喻王二人见过的最全面的。

王杰希跑到门口蹲在街边逗猫,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桌边聊天。

“队长,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惯着……嗯……嗯……嗯嗯……另一半的人。”

喻文州喝了一口水笑着说:“联盟能有几对让你看啊。”

“也不少的好吧。”他掰着手指数了数,不禁感慨:“咱们圈基佬还真是多啊。”他支起身子说:“你们俩知道自己已经荣登“全联盟新旧脱团狗榜单之最不想见到的人”了吗?”

“我以为我们应该不在入围范围之内。”

“也就你俩自己不知道在我们外人看来有多腻歪。”

“谁说不是呢。”他举起杯子晃了晃,跟黄少天碰了一杯,“少天,你以后也会遇到一个能让你恨不得掏心挖肺对他好,忍不了他不开心,想变着方法让他笑的人。”

“求遇到爱。”黄少天苦着脸,摇摇头:“我有的时候看着你们挺羡慕的,想谈恋爱,可没人啊。”

“你可以拐角遇到爱。”王杰希拉开椅子坐下。

喻文州贴心地递上水杯:“玩够了。”

“嗯,文州,我觉得……”

“不可以哦。唯有这一点,我绝对不允许。”平易近人的脸上难得地布满了显而易见的占有欲,“在家能分散你注意力的只可以是我。”



        发件人:黄少天

         二乐乐啊,我今天越发觉得你和你家大孙是多么的和蔼可亲。

         PS:这绝对不是来自一只单身狗的独自哀嚎

         PPS:我孤独寂寞的心受到了重创,咱们什么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PPPS:我好饿,饺子好难吃,你家还有剩饭吗?

        PPPPS:我绝对不是因为队长和老王才吃不下饭的!我绝对!绝对!绝对!绝对没有蹭饭失败!!


评论(16)
热度(178)

© 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