巽风

不是什么勤奋的人,缘更。
关注前请考虑,不定期当雷神。
这里是杂食,什么CP都可能蹦出来

【翔邱】黄粱一梦(上)

我就想写个肉啊!为什么会写出了上下ONZ而且还没肉,想死。

争取下章把肉炖了




———————————————————————————————

一觉睡醒腰酸背痛痕迹满身,邱非捂着脑袋看看和自己一样裸着的孙翔,起身的瞬间股间流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并没能惊到他。相反的,他拎起衣服小心翼翼地离开了现场。

心烦意乱,酒后无德,乱了性。黄粱一梦,嗯,醒了就好。

孙翔醒了,下意识地摸摸床边。一前一后醒来能差几分钟?床铺还是热的,就是人跑了。对于昨晚的事情,他隐约有些记忆。

小大人在自己身下哭花了脸,或许是因为比赛输了心里烦躁,于是在他身体里撞的格外用力。细长的腿牢牢地缠在自己腰上,生怕被抛下似的。没开过荤的两人在酒后做的格外血腥。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他认为自己应当去找邱非谈谈,虽然是酒后的你情我愿,自己终归做的过了,弄疼了他不说,还弄伤了他。

带血的床单现在还泡在他卫生间的盆里等着搓净。

邱非不会迟到,不会因任何原因停止训练。即便他们都知道,嘉世已经没可能了。

训练室拉着帘子,即使是白天依旧严不透光,密不透风。唯有邱非那台电脑亮着,还是一脸的严肃不苟,不同的是坐姿有些怪异。

孙翔拿了个靠枕塞到他腰后,一声不响地将手滑入他腰间。

蹦跶着的战斗格式半空中挣扎了两下摔倒在地。

像被什么不干净东西上了身似的,邱非汗毛直立,猛然站起。电脑椅向后一挪压了孙翔的脚,疼的他嗷嗷嗷叫。

两人手忙脚乱的结束了这场闹剧,各坐一角,静静呆着。

孙翔率先忍不住开了口:“邱非……”

邱非拦住了他的话:“是梦。”他又一次打断孙翔开口,坚定地重复道:“是梦。”然后他第一次叫了他队长,他说:“队长我去训练了。”

他憋屈,却无可奈何。酒后的事情,又是他占了便宜,总不能逼着人家接受。你想负责,人家还不一定接受呢。

黄粱一梦,说醒就醒……才怪!

刚进轮回,孙翔不适应轮回的生活节奏,过的满满当当,腾不出时间多想。熟悉了,时间也充裕了。空出来的那一部分就被留在那里的人填满了。

卢生想醒,但是梦不让啊。

小人哭的让人口干舌燥,咬着唇就是不出声。他费尽口舌想敲出那人的话,可那个倔强的家伙铁了心的咬住下唇不出一声。没有办法,他只能奋力开垦,反正地坏不了,他这把犁也还禁得住使。

估计是被撞对了地方,邱非松了口,醉人的声音叫了没两个音节,孙翔就被他爱的室友一脚蹬醒。

吴启对着黑脸的孙翔暧昧一笑,跳下床站在楼道喊:“翔翔做春梦啦!”

“我靠!你大爷啊!”

他拉过被子遮住自己昂首挺胸的弟弟,捂着脸不想理屋里聚集的那一撮看热闹的。

周泽楷啊周泽楷,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

枪王那根天线似地呆毛似乎是接收到了孙翔由衷发出的信号,对他腼腆地笑了笑。

“翔翔背着我们看什么了?交种不杀哦。”

“什么都没看。”

“还嘴硬啊。”

“切,没有就是没有。”

打打闹闹,男孩子间的话题单调的无趣,就如女生讨论男生,论貌论品论身材。说来说去无外乎是为了炸炸孙翔,没想到孙翔把他们炸了,失策,失策。

“所以说是邱非啊。”

“有印象。”

“是好孩子。”

“翔翔真禽兽。”

“你们给我滚出啊!”

玩脱了,充满爱的队友一晃而散。

他掏出手机拨了电话,虽然午夜去电很不厚道,但听到邱非朦胧的声音,他的兄弟愈发激动。

“喂。”

他开门见山:“我梦见那晚了。”

于是山一怒之下把门踢合了。

邱非电话挂的果断,再打过去变成了已经关机。

孙翔郁闷地安抚着自己的弟弟,顺便回忆往昔美好的夜晚。

不一会儿邱非来的短信,简明扼要,俩字:是梦。

他回问:能梦想成真吗?

不一会儿又收到了回复,继续简明扼要:不能。

真是个拔屌无情的人。

孙翔郁闷地趴在床上,掐着时间的吴启在他熟睡前回了屋:“哎呦咋了?不是伤自尊了吧?我们就逗你玩玩,别当真。”

孙翔翻个身问他:“你要是老被拒绝怎么办?”

吴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再孙翔的注视下又一次走出屋,站在楼道大喊:“咱们家翔翔失恋了!”

“吴启你丫是不是要死!”

孙翔望着吴启床上挤坐在一起的一众人,撅起了嘴。

什么嘛,最权威的根本没有来。

方明华身为已婚人士自然是要定点回家。

“竟然上车了!”

“还没打票!”

“他成年了吗!”

“你呀你呀。”

“嗯……恩。”

“成年了!成年了!成年了!”本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孙翔的声音大的恨不得让基地所有人都听到,“我又不是恋童癖,再说了能差几岁啊。”他摸着后脑勺,焦躁地挠了两把,“我就想问要怎么补票啊。”

江波涛看看表说:“太晚了,都两点了,大家赶紧去睡吧。”

“喂!故事别白听啊!”孙翔喊了一嗓子,没能挽住队友离去的脚步。他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室友,盯到吴启头皮发毛。

发起午夜话题的第一人讪讪地说:“翔啊,你早点睡,我去和小明谈谈风花雪月。”

孙翔的大长腿拦在两床之间,吴启默默地翻上床打算从另一边下。

年轻的斗神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还是跟我谈风花雪月吧。”

吴启佯装,捂着衣领提高声音喊道:“我没有断袖之癖!”

“没事,我有就成了。”

“副队救命啊!”

吴启盯着一个黑眼圈,孙翔顶着一个黑眼圈。

江波涛笑了,他温和地说:“咱们战队的动物形象不是企鹅吗?你俩cos什么熊猫啊。”

吴启打了个哈气,懒懒地说:“谁让我翔哥的小情儿不喜欢企鹅,我们估计着萌神熊猫更合他胃口。”

“这是一晚上的讨论结果?”

“才怪。结论是邱非喜欢啮齿动物。可是翔翔属于猫科动物,完全没戏。”

“猫系男友的设定不是挺受欢迎的吗。”杜明翻着网页说道。

吴启从他身后揽着他脖子:“可是邱非小同志喜欢兔系女友。”

“狮系女友才是王道。”

“你那是找虐!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抖M啊!”

方明华从江波涛那里听来了大概,咳嗽了两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露出慈爱的微笑。

周泽楷看着他,转过头,愣愣地说:“老司机。”

方明华干笑道:“小周这个词可不是这么用的。”

周泽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一看就知道是糊涂属性犯了。于念担任起小保姆的职责将他拉去一边科普知识。

江波涛则陪着自家队员一起上课。

“首先你要确认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人。简单来说,比如你们所说的动物系。”

“猫系?”

“咦,两个猫系日子还过不过了。”

“狼吧。我觉得狼系更适合邱非。”

孙翔无视他们的讨论,斩钉截铁地说道:“幻兽系。”

方明华拍掌道:“可以啊,看不出来咱们翔翔很有潜质啊。”他欣慰地拍着孙翔的肩膀:“多数女孩子希望自己在喜欢的人心中与众不同,而且与其你将她规划成固有形式,不如标新立异。”他话锋一转,遗憾地说:“可惜邱非不是女孩。明华爸爸也帮不了你。”

哦,联盟•真•第一直男。

“那你耽误什么时间啊!”

初春莅临的少年很烦恼。然而没人能帮他解决。

杜明翻着网页,突然转头对他说:“我看姑娘们有一种说法。”

“哈?”

“叫“日”久生情。”

他的队友在场下一点都不靠谱。

新赛季来的很快,一旦进入如火如荼的比赛阶段一切私情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训练室中有节奏的按键声。便是空调没开都没有注意,炎热的夏日蒸得汗水流淌,迷了眼睛才想起来制冷的设备完全没有启动。

孙翔起身取来遥控板打开了充满希望的冷风。杜明与吴启激动地仰过头感受凉风的洗礼,血条都满了。

杜明恳求说:“翔哥求橙汁。”

吴启顺势道:“我要雪碧!”

另一台电脑后的吕泊远抬起手:“可乐,谢谢。”

“我和小周要矿泉水就好。”

“小翔翔,给方哥来瓶百事。”

“懒死你们,小心得痔疮。”孙翔抱怨了一句打开冰箱拿出他们点名要的,自己则取了一瓶脉动。挨个发了一圈走到江波涛身后站住了身。

是挑战赛的最后一场,新嘉世胜出,全程沸腾。

时隔一年,物是人非,心情复杂。

江波涛看着他说:“翔翔很有眼光。”

“还好。”曾经的影子如今独立一户,再不是他的。

在QQ和手机间犹豫片刻还是取来手机编辑了一条:恭喜。

大约在这一天训练结束之时邱非才回了他:谢谢。新赛季加油。

他又败了叶修一次,轮回三冠中断。

失落有又气愤,可比赛就是如此,冠军只有一个。

轮回门外出现了不该在此的人,杜明眨眨眼,不忘捅捅孙翔。

“今天休息吧。明天复盘,不要回来太晚。”江波涛领着余下一众希望看热闹的队友进了房。

两个人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对方。

趴在窗沿上巴望的队友望着着急。

邱非开口问:“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喂蚊子吗?”

“你想吃什么?”

“不熟,你带我去吧。”

找了一家环境不错人又少的餐厅,多是恋爱中的情侣来此共度晚宴,氛围安静,幽秘。找了不起眼的角落,点了几道菜,耳边是情侣们的听不真切的窃窃私语。

邱非捧着杯子缓缓说:“今天比赛很精彩。”

“啧,那也是输家。”

“赢家只有一方。”

孙翔咬牙问:“你真是来安慰我的吗?”

邱非诧异地问:“我什么时候说我是来安慰的你?”他又笑笑,“何况你需要安慰。”

孙翔翘起腿,身子前倾:“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不知道。”

他调侃说:“你不要告诉我你头脑一热就来了。”结果邱非静默了,“我靠!你在逗我吗?你是这种人吗!”他惊异的未能控制好音量,惹来了四周的目光。孙翔遮住脸,坐回椅子上,他盯着邱非一脸探究。

“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样的人?”他沉寂了,找不到言语。邱非笑笑:“你看你也不知道。”

他似乎在告诉自己,你看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竟然还说要在一起。

孙翔抱着肩,靠着椅背:“你的到来简直是为我添堵的。” 

“打包走吧。”

“你不吃了吗。”

“想去赶飞机。”

“我就开个玩笑而已。”

邱非看着他一字一字说:“我不是赌气,也不是玩笑。”

“你这是把我彻底否了吗。”

“我觉得我说的很清楚。”

服务员挑对了时间,一盘一盘的菜品被摆在桌上。划了几道菜,告知了一声余下的两道会慢些。

“看吧,菜都上了,吃完再走。反正你没买机票。”孙翔夹了一筷子铁板茄子放入邱非碗内,挑眉笑道:“我了解你吧。”

事情进展的有些诡异,孙翔坐在宾馆的床上听着水声,遐想不在受中枢神经的控制,犹如杂草生生不息,掐不死,灭不净。

邱非裹了浴巾,擦着头,看他面色不对,拎起衣服再度合上了浴室门。

他连一片白都未曾看到,细瘦的身板就被宽大的T恤罩的严严实实。

“水还可以。你要去洗吗?”

孙翔拿起衣服进了浴室。

邱非站在床边犹豫了很久。

这是一张双人床,客源很满,他只有这一个选择。可是有两个选择的孙翔却留下了。

他躺在床上,拿来平板,打开了荣耀的首页,边栏被兴欣的队标占据,双眼映着一片红。今天的赛事已经挂在最显眼的位置,最后一战被人津津乐道。

“在看决赛吗?”

孙翔只围了下身,裸露着精壮的上身,像在彰显着什么。毕竟是轮回的另一张脸,脸上身上都没落下。

“嗯。”邱非放下平板问:“你们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复盘。”

“我现在闭眼,眼前都是最后3.5秒的画面。”孙翔的脸阴的像渡劫前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他躺在床上拿过放在枕边的平板,将进度调至最后。虽知事情已成定局,但是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操!”

“有心理阴影了?”

“怎么可能!哎,你拿走干嘛?”

邱非收起平板电脑,关上灯,躺在床上:“我困了,先睡了。”

“什么时候走?”

“明天早上八点。”

他叫出声:“这么早!”

“别大惊小怪的。”邱非捂住耳朵横了他一眼。

他趴到邱非身侧:“我还说明天带你转转。”

“你踏实复盘吧。”

“那你以后还来吗?”

邱非许久没有回复他,久到孙翔以为他已经睡了:“有时间吧。”

孙翔没在问他,道了声晚安熄了灯。

次日送走了邱非,回到队里被一众人用八卦的目光扫了一圈,终于忍不住小小的爆发了一波。

“所以你俩晚上就吃了个饭,回忆了一下被打爆的3.5秒就睡了!”

“不然还要干什么?”

吴启哭晕在杜明肩膀上,伤痛如此良机就被错过了。

于念好奇地问:“所以邱非是来干什么的?”

“不知道啊。”

吴启打了个哈气,信誓旦旦:“翔翔要能追到邱非,我开直播吃键盘。”

周泽楷愣住了,吴启被他看的毛骨悚然,才要开口,便听队长说:“flag。”

TBC

评论(17)
热度(86)

© 巽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