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修嘉德贵贼乱】乱麻01

泽菲兰 → 艾默里克 → 埃斯蒂尼安 → 伊赛勒
↑               ↑                                             ↓
盖里克    露琪亚 ← 希尔达                  光呆 →←奥尔什方 ←?阿图瓦雷尔
 
 
 
沙里贝尔 → 奥默里克 → 努德内 → 沙里贝尔
 
 ————————————————————————
他看了一眼新加入的年轻精灵略略退了半步。
埃斯蒂尼安将艾默里克的小动作看在眼内却默不作声。他抬眼瞥了一下年轻的剑士,金色的头发,美丽的脸容,全身上下散发着冷漠。他并没有像自己一样身上刻着生人勿近,却带着一种疏远。
他十分确定艾默里克和这个精灵有过某种过节,于是他挪了一步将体型与自己相近的友人藏在身后。
艾默里克为埃斯蒂尼安德体贴感动。他低下头,微微弓起腰身体,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新兵的介绍很快就结束了,当上级发令解散时艾默里克迅速转身企图以最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埃斯蒂尼安跟上他的脚步将他安全的护送回他们的宿舍。
“你们发生过什么?”
“很明显?”
“从他出现你就变得像被麻痹了一样,就差抽搐了。”
“真是过分的形容。”
埃斯蒂尼安问:“他欺负过你?”
“那你要替我收拾他吗。”艾默里克逗趣道。他的紧张感已经消除,恢复原样的他忍不住打趣他的朋友。
“那要看看什么原因。”埃斯蒂尼安很认真地说。艾默里克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泽菲兰曾经欺凌过自己,埃斯蒂尼安会毫不犹地起身出门去揍那个漂亮的金发精灵。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就是想起来会很尴尬。”
艾默里克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总喜欢将他打扮成女孩的样子,这令他天真的邻家男孩对他产生了朦胧的好感。
埃斯蒂尼安有些幸灾乐祸地问:“当他知道你其实是男人的时候有没有哭?”
艾默里克翻了个白眼道:“当然没有。”他耸耸肩无奈地说:“他只是气的哆嗦,并且冷着脸骂我变态,让我离他远点,表示不想再见到我。”他听起来有些生气地道:“事实上打那以后我一直避着他。”
埃斯蒂尼安望着他的身后感慨道:“不过看起来你现在逃避不了了。”
“他不一定会和我们在一个队,我只需尽量回避与他见面。这比我在家时规避他要方便。你知道吗的我们住对门!这些年我为了不与他正面接触是多么的努力。”
“不。”埃斯蒂尼安否定了艾默里克的话,他说:“你应该看看你身后。你还记得今天我们要有新的室友吗?”
艾默里克难得地咒骂道:“该死。”他捂住脸装作不舒服的样子倒在他的床上,迅速地拉起被子转身背对着墙。
埃斯蒂尼安认为艾默里克的演技真是糟糕透了,充满了浮夸,像个小丑。他对新入住的室友点点头,示意他可以随意。毕竟自己和艾默里克昨天就已经把被他们霸占许久的床位给腾出来了。
泽菲兰打了一声招呼就去收拾自己的木板床了。他没有去特意地与在床上装病的艾默里克搭话,甚至无视了这个人的存在。
埃斯蒂尼安心想他该是还记恨着艾默里克这个感情骗子。他有些幸灾乐祸地坐到艾默里克的床边,装作关心友人病情的样子附身在他耳边说:“我想你逃避不了了,你每天一睁眼或者他一睁眼,你们的第一眼都会是彼此。他的床是你的对面。”
其实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到了晚上艾默里克还躲在他的床上,埃斯蒂尼安已经难以忍受空腹的饿意。
他为了自己的朋友难得的主动和别人搭讪问:“你去吗。”
泽菲兰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跟过去。
听到屋里没了动静艾默里克翻过身长嘘了一口气,翻了个身换了一个姿势,这次他真的睡着了。
“醒醒。”有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揉揉朦胧的睡眼,抬起他沉重的眼皮,一头金发抢先印入眼帘。他迅速地合上睁开的缝隙。
“至少起来吃些东西。埃斯蒂尼安去训练场了。”
艾默里克听闻埃斯蒂尼安抛下了自己内心里将他埋怨了无数遍,他只得认栽地从床上爬起来。
泽菲兰从善如流地将晚餐整齐地码放在桌上。面包,肉片,以及一杯热牛奶。
艾默里克僵硬地道谢。
他坐在桌边静静地咀嚼他的晚餐。泽菲兰则去收拾他自己的床铺。艾默里克知道泽菲兰有些洁癖,金发的精灵从小就把自己收拾的干净整洁。
“这不是很好吗。”埃斯蒂尼安扛着他的枪回来时感慨。他并不在意来自艾默里克怨念的目光,一步跳上上铺。他随意地侧躺,用脚挠着小腿。
“晚上安静点。”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在训练场联系了一整天的突刺,胳膊都要掉了。
“你总是透支你的身体。”
“不然我要怎么杀死邪龙?叫他站在原地让我打吗?”他疲惫地说。
艾默里克望着埃斯蒂尼安叹息。突然他觉得脖后一凉,温热的皮肤被冰凉的指尖触碰,激起一层颗粒。
他几乎想要跳起来躲避,却因为良好的教养让他放弃了这种失态的行为。
“为什么要把头发剪短?”泽菲兰的毫不在意艾默里克僵硬的身体反射出抗拒。
“作战的时候不方便。”
白皙的手指不停地卷弄着黑色的发梢,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指尖在这过程中总是轻轻划过艾默里克的颈脖的皮肤,引起一阵酥麻,让黑发的精灵忍不住颤抖。
“他是长发。”
“这不一样。”被点名的埃斯蒂尼安来了精神,他从上铺探出个头毫不留情地戳起艾默里克的脊梁骨:“这家伙的近战能力差透了,我怀疑他天生没有协调性,自我防护已经很难了,再留个长发只会难上加难。你想让他给那群该死的龙族当免费的午餐吗。”
艾默里克疑惑地问:“我真的那么差劲?”
“为什么要转职去做骑士,弓兵不好吗?”
“那是我自己的选择。”
泽菲兰诚恳地说:“抱歉。我没有想引起你的不快。”他靠近艾默里克,将装有牛奶的杯子推到艾默里克面前,“加糖了。”
艾默里克有些不自在地接过杯子:“谢谢。”
“不客气。”他坐在一旁继续卷弄艾默里克的发尾。这让艾默里克觉得这顿饭吃的时间极长,甚至难熬。可是他不能浪费食物,毕竟以云雾街还有许多吃不上饭的可怜孩子。他期待着埃斯蒂尼安能够说点什么或者做些什么解除他们之间的难以言述的尴尬,但是埃斯蒂尼安熟睡时发出的呼噜上让他彻底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念头。
“我吃饱了。”他僵硬地说。
泽菲兰移开玩弄他发尾的手指说:“去休息吧。我来收拾。”
“还是我自己来吧。”艾默里克抢先按住餐盘。泽菲兰的手自然地搭在他的手背上这令他不知所措。
“你不舒服,还是我来吧。”
他说的对,自己确实浑身不舒服。
“谢谢。”
“不客气。”
自他们年幼时的友情破裂的那天起,艾默里克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睁开双眼,第一眼所见的会是泽菲兰的面容,恬静的睡容也好,睡眼惺忪的样子也好,精神抖擞地两眼相望也好,过了那么久他终于渐渐适应不再感到尴尬。
“结果到头来只有我一个人在意了那么多年吗?”
“像个傻子。”
“请你闭嘴。”艾默里克将面包塞进埃斯蒂尼安的嘴里。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白发的精灵正跟在泽菲兰身后说着什么。泽菲兰的脸还是平静如水,看不出情绪。
“对了,你最近总是突然站住是为什么?”埃斯蒂尼安咽下他嘴里松软的面包打了个嗝问。
艾默里克蹙眉说道:“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看。”
“是谁?”
“我不知道。”他撩起自己的发帘揉着额头说:“但愿是我多心。”
埃斯蒂尼安眼尖地看到朝他们走来的女人,捅了捅艾默里克说:“露琪亚来找你了。”
金发的精灵突然停下步伐,紧跟在他身后的男子没有刹住撞在他的盔甲上。
“怎么了?”
“不,没什么。”他收回目光冷冷地说。
艾默里克发现泽菲兰真的很喜欢玩弄自己的发尾。
“如果我把它留长了你会放弃继续碰它嘛。”艾默里克放下书抱怨。
“我猜他会给你扎小辫。”埃斯蒂尼安抄起手边的苹果丢向泽菲兰。
他抬手接到后礼貌地道谢。
“埃斯蒂尼安从床上下来一起来读书吧。”
龙骑士虽然跳下了床却没有过去与他们共享文献,而是拿起他的枪。
“我还是去训练场多练一会儿吧。”
“你这个人。”艾默里克没好气地抱怨。
“等你的剑术有所长进能和我在过上十招你再来说我不学无术。”埃斯蒂尼安背对着他摆摆手,大步流星地走去。
“他坐不住的。”
“我知道。”
泽菲兰将苹果掰开递给艾默里克。
“谢谢。”
“不客气。”
艾默里克放下书问:“你是不是想说些什么。”
“你和露琪亚不该走太近。”
“她人很好。”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她不会那么做。”艾默里克看着他碧色的眼睛认真地说:“当你把她看作一个人族和精灵的混血时你就不会觉得那么不舒服了。”
“我想我无法忽视她额饰下的第三只眼。”在艾默里克将恼怒的情绪孕育出来之前他问:“你喜欢她?”
“她是个非常好的人才。我们不该错过她。身份并不能代表什么……”
泽菲兰开口阻止:“够了,艾默里克这些话不是你该说的。”
两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我突然想起来我答应了别人一起去云雾街巡逻,我先走了。”
泽菲兰一把抓住他的手。
“那里很乱,你注意安全。”
“我会的。感谢你的关心。”
金发的精灵长叹一声拾起他的大剑走向训练场。
如果一定要形容泽菲兰的进攻,埃斯蒂尼安会说:“怒气冲天。”
他接下泽菲兰抡来的大剑,迅速后跳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围观的人群中依稀听见讨论之声。
“你说泽菲兰那一击的力量和盖里克的力量谁更大?”
“那你得问埃斯蒂尼安,接下哪个的攻击手更麻。”
泽菲兰的剑技在早年的时便得到了认可,如今他选择与自己身形相匹配的武器更是如鱼得水,挥发自如。
埃斯蒂尼安毫无战意,他收了枪向一旁走去。
有人起哄地喊:“埃斯蒂尼安你是认输了吗!”
龙骑士摆摆手对他竖起一根中指,头也不回地坐到地上。
“松开我!我要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算了吧,你去了也是挨揍。”
泽菲兰跟上去坐在一边,他听见埃斯蒂尼安说:“聒噪的蟾蜍。”
他侧头看向一边,心想确实有点像。
“哎,我一直认为他不会和人起冲突,结果你刷新了我的认知。”
“他为什么要转职剑士?”
埃斯蒂尼安托着腮很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说:“哦,他说这样好保护我。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头来谁保护谁啊。净填乱。”他不知道为什么泽菲兰对于艾默里克转职剑士的事情如此在意,不由心生好奇,当他转过头正打算询问原因时,他发现金发的少年面色阴沉的骇人。


to be continued

热度(22)
© 大夏侯不更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