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修嘉德贵贼乱】乱麻02

泽菲兰 → 艾默里克 → 埃斯蒂尼安 → 伊赛勒
  ↑               ↑                                         ↓
盖里克     露琪亚 ← 希尔达                  光呆 →←奥尔什方 ←?阿图瓦雷尔
 
 
 
沙里贝尔 → 奥默里克 → 努德内 → 沙里贝尔



—————————————————————————————————




艾默里克并没告诉泽菲兰他要应约的人是他们矛盾的对象。

他到来时女骑士已经去巡逻了。当他正打算去找她时,路过的神殿骑士叫住了他。

“艾默里克阁下能否请您帮我们一个忙。”

“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他无法放着三位骑士搬运需要七个人才能搬动的箱子。看来一会儿要好好地向露琪亚道歉。

露琪亚要巡查的是伊修嘉德最乱的地方———云雾街。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导致这里的平民总会不安分。

“该死,又让那个家伙耍了。”她找到换班的同伴时,她的同伴正在抱怨。

“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混血的女孩,又是她!”骑士愤愤不平地说:“每次搞事情的都是她,她就像个老鼠头子,总是带着她的小老鼠到处乱窜,箱子里的物资又被他们偷了些。”

露琪亚蹲下身检查了一遍货物的量宽慰道:“并不多,上面不会察觉。”

“是呀!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被上面处罚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露琪亚露出无奈的表情。

她知道这位骑士不会这么做,如果会那么这些人早已被冠上异端的罪名送去神圣裁判所了。真是一个心口不一的人,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艾默里克才有那么美好的梦想,而自己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祖国留在伊修嘉德助他实现梦想。

“您快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你一定要小心他们。”

“请放心。”

一个身着破衣的孩子向她跑来,他枯瘦的脸让他的眼睛显得大的吓人。

“您好,骑士女士。”他有些害怕地向露琪亚打招呼。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的伙伴遇到点麻发希望您能帮助我。”

露琪亚坏笑道:“是崴了脚还是……需要截肢?”她突然转身握住那只正在试图翻开箱子的手,“你们今天的需求有点多。”

“快跑。”被抓住的少女对孩子叫道,“别管我,快点。”

男孩子不再犹豫立刻跑远。

露琪亚没有去追,而是对被抓住的少女说:“人要知道适可而止。”

“哈,别说笑了骑士小姐。”黑发少女桀骜地笑道。

露琪亚打量起少女,她穿着带有补丁的衣服,像一个男孩一样邋遢,红色的眸子溢满愤恨。

“至少你现在应该满足了。”

“这点食物哪里够那么多人吃。”

“偷不能解决你们的任何需求,不去想别的办法你们最终仍然只有饿死这一条路。”露琪亚松开她的手腕道说:“走吧,在我其他的同伴到来之前。”

少女揉着手腕说:“如果他们都和你还有那位大叔一样我也不会这么痛恨这个国家。”

“我想像我们一样的人应该不少,你该抱有希望。”

“希望并不能使我们填饱肚子。”

“但自甘堕落也不能使你们生活有所好转。”露琪亚无奈地说:“快走吧。”

少女溜达两步就听见露琪亚喊道:“等一下。”

“干什么,难道你反悔了?”她的表情看起来差极了,像随时要反扑的狼。

“打架打不过就不要逞强。”她将药膏丢给少女,“如果你还有精力参与群架斗殴,那么在我看来你并没有饿肚子。”

“骑士小姐。”

“嗯?”

少女轻佻地给了她一个飞吻。并在她发作之前逃离现场。

听见声音赶来的骑士们问道:“阁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小老鼠路过,无需担心已经没事了。”她反问:“你们有人看到艾默里克阁下吗?”

“我们看见他在帮昂德卢他们抬箱子。”

“这样啊。”

怕是难以拒绝别人的请求所以又去帮忙了吧。

要从神殿骑士团将这么多东西搬到神圣裁判所确实累人。艾默里克放下箱子靠着墙喘气。其他人也同样累的呼出带喘,白色的哈气一缕一缕地冒出。

“这里面是什么?”

“刑具吧。哈,累死我了。”

“怎么会用得到这么多的刑具?”

“你不知道神圣裁判所新来了一位残忍的审判官大人吗。”

“沙里贝尔对吧。”另一个骑士接道:“不过我记得他长得很好看。我妹妹就很喜欢他。”

“你妹妹的审美真是令人发指。”

“不准你这么说我可爱的金丝雀!”

“好啦好啦。”艾默里克制止他们的争闹,他抬起头看到几名骑士正押送着一位年轻的少女向裁判所走去。

“艾默里克别看了,这种事情隔一段就有一次。”

“她犯了什么错?”

“或许是顶撞了谁,于是被强行灌上异端的污名。”

“嘘,你别在这种地方乱说,你是不是忘了因为得罪了神职人员最终被判做异端撤销贵族权利流放的那家了。”

“流放还是好的,没让你从悬崖上跳下去证明清白就不错了。”

他垂下头小声说:“这是错误。”

“但是这是百年来的制度。”昂德卢说:“当作没有看到您会舒服些。”

他无法视而不见,却又无能为力。他问:“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她吗?”

“或许你可以祷告异端审问官今天的心情好一些。”

昂德卢选择性地将话题转移:“好啦,还有几步,加把劲把他们搬过去。我们就可以休息了。”

“快点干吧,我迫不及待的想上床休息了。”

“那你倒是起来呀。”

少年们有说有笑的继续干活。

说真的,没什么人会喜欢来异端审讯厅门口转,这里太过阴森。他们才到门口就听到犯人们凄惨的哀嚎之声。

早已习惯这里的骑士们轻蔑地对这些涉世补不深的少年笑笑。

从走廊深处浮现出的人影让他们不由好奇地看去。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被拖出来,他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难以救治了,身上的肉皮翻起,看起来像是被野兽咬过,又似乎还有烧伤。

“垃圾。”跟着走出来的男人不屑地道。他有种中性的美感,脸上有一道疤痕这使他看上去并不阴柔,银色的眼睛阴狠的像一头狼,可他的唇彩又使他看上去有那么一丝抚媚。

“那是谁?”

“沙里贝尔。”

“我开始质疑我妹妹的审美了。”

他的气息实在是让人难以舒服。

他歪着头眯着眼看向窃窃私语的少年们,充满蔑视的一声一笑本该让人怒火横生,可尾音的那一丝暧昧又使他们涨红了脸颊。

“我又不质疑我妹妹审美了。”

“兄弟你变得太快了。”

“希望你们不要在哪一天落到我手里。”沙里贝尔手指点着唇扬声说:“不然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你们。”

他轻松的口吻带来的气氛可是半点都不轻快,少年们觉得自己的背后像探出了一条饥饿的蟒蛇,牢牢地栓住了他们的脖子,令他们窒息。

“你看起来工作轻松。”说话的是一位未来的神职人员。他身上的校服是多少人羡慕的身份。

艾默里克知道他,他是神学院的奥默里克,因为出众的才华在上流社会的宴会中被时常提及。

“神学院的优等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他们两个似乎认识,只是关系不好。简短的一段对话中艾默里克闻到了枪药的味道。

“只是路过这个肮脏的地方。”

“有那么多的老鼠确实会脏。等我把他们都杀掉就不会这样臭气熏天了。”

奥默里克并没有接下他的挑衅,而是对艾默里克他们笑着说:“如果有时间能否请几位帮我们一个忙?”

“乐意至极。”

交接已经完成,他们跟随奥默里克的脚步离开,当他们走出神圣裁判所的范围后艾默里克立刻道谢说:“感谢您伸出援手。”

“举手之劳。我知道你们不会想跟那个家伙有接触的。”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温文尔雅的奥默里克会用“那家伙”这种词来称呼一个人。可见关系是非常不好了。

“阁下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去那边?”

奥默里克无奈地摇摇头说:“为了找努德内。”

“嗯?”

“算了也没什么,让你们听到了无聊的事情十分抱歉。”

“不会。”

“那我先走了,还有些事情要做。”

“请允许我再次感谢您。”

“不必如此客气。”

他们又客气了几句,然后相互道别。艾默里克想起了与露琪亚的约定,于是和三位骑士说了一声快速赶去云雾街。

“抱歉露琪亚!”

“您可以慢一些,别着急。”她半蹲下来拍了拍快要跑吐了的艾默里克的后背,“我刚才都听说了。”

“实在对不起,有没有发生……呃……发生什么?”他双手按着膝盖一边喘一边问。

她笑着说:“遇到了一个有趣孩子。”

“嗯?”

“咳,其实也没什么事。”

艾默里克并不做过多的询问。他直起身子环顾四周。云雾街还是那么的破旧,这么多年了丝毫没有改变。

露琪亚宽慰他说:“会变好的。”

“其实我以前并没有从政的理想。”艾默里克苦着脸说:“我的政治理想和他们格格不入。但是如果我不去付出努力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会陪伴您走向这条路的终点。”

艾默里克微笑着说:“谢谢你露琪亚,你真好。”

飒爽的女骑士像个普通的少女一样愣在原地,她的脸有些发烫,但愿艾默里克并没有看出她害羞。

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她相信他会变得非常优秀,也相信他会实现他的愿望。或许他对自己并不会产生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可她却心甘情愿的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也许她们家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愿意为爱痴狂,肝脑涂地。

“您要不要和我去附近转转。”

艾默里克发出邀请:“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以及迟到的歉意,之后一起去九霄云舍喝一杯吗?”

“乐意至极。”该死!她的表现会不会太过轻浮了。她有些懊恼地想要捶胸顿足。

换过岗以后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向九霄云舍。

作为伊修嘉德唯一的旅馆这里有着三六九等不同的人。来这里喝酒的多数是平民,却也不乏正在神殿骑士团服役的贵族子弟兵。

博雷尔家和伊修嘉德四大贵族之一的泽菲尔一族临街面对面,这注定了他对泽梅尔家的人不会陌生。

格里诺,泽梅尔家族的惹事精。艾默里克见到他就头疼。

“怎么了?”

艾默里克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他拉着露琪亚绕过看起来已经有些醉意的微醺的战士,悄无声息的做到角落。

他并不想招惹格里诺,甚至不想让他发现自己。毕竟这个人不是你不去招惹他他就不会来招惹你的类型。

“您再躲他?”

“他的为人处事和他漂亮的脸从来不成正比。”

“噗。”

艾默里克点了酒之后又点了一道甜点。他热爱甜食,可是这种小的喜好似乎并不能得到别人的认同,有些人会觉得他的喜好像个姑娘,所以他总是偷偷吃。不过今天有露琪亚在身边,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去点他心爱的甜点。

“您喜欢甜食?”露琪亚对他的喜好感到诧异。

“呃……你不喜欢吗?”

她确实不怎么喜欢甜食:“我还可以,只要不是太甜。”

侍者端上他们点的餐,老板好心地为他们这一桌多加了一份桦木糖浆。

艾默里克转身看向老板致以谢意。

“看来你们很熟。”

“和埃斯蒂尼安来过几次。”

“几次?”露琪亚笑道:“能把偶尔才会光顾的客人的喜好掌握的如此清楚看来老板也是个有趣的人。”

“他的情报能力一向很强,有时候和他聊天你会觉得比听游吟诗人的歌曲还要有趣。”

露琪亚肯定地说:“您向往外面的世界。”

艾默里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曾是个弓箭手,想成为诗人去冒险。”露琪亚托着腮专注地听他讲话,“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所以您拾起了守护之剑。”

“这种说法还真是令人感到羞耻。”

“哎,会这样吗。”

砰,哗。

他们之间良好的对话气氛被粗暴的声音打断。

他头都不用抬就知道事情的源头是谁。他心中暗自感慨,泽梅尔伯爵的财产又要出血了。

老板很是淡定,这种情况他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不过一会儿需要花点时间清算损失给泽梅尔府上送去,以及打扫一下战场。

格里诺恶名昭彰,无辜的路人半点不想招惹上他。从两个人互相挑衅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躲到了一旁。

艾默里克还是把埋着的头抬起来看了过去,他想知道是哪个倒霉的人。如果格里诺做出过分的举动他会上前阻拦。

不过实际上并不需要他,那个白发的骑士看上去也不怎么好惹。

白发的骑士他眼熟,应该是在哪里见过。不是神殿骑士团的人,那就该是四大家族的子弟兵。和泽梅尔家素来不和的应该是福尔唐家吧。

艾默里克听到格里诺说:“你不过是个被抛弃的狗,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吠叫,夹好你的尾巴滚去一边。”

那个白发的骑士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了什么,然后他们就抡起武器出去了。

“要跟上去吗?我看您很在意的样子。”

艾默里克摇摇头:“不了。格里诺不会做太出格的事,应该。”他对露琪亚说:“抱歉,没想到遇到这种事。”

露琪亚摆摆手:“没事的。”她笑着说:“我今天已经很开心了,真的。”

“我们一起回去吧。”

“好。”

他先将露琪亚安全送达,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宿舍。龙骑士躺在床上敲着腿颠得床铺乱晃,骑士则是坐在床上认真地看书。

“我以为你会在训练场。”艾默里克对于埃斯蒂尼安在宿舍感到诧异,一般这个时间埃斯蒂尼安都在训练,他总是回来的很晚。

“今天太累,歇了。”

“你增加了强度吗?”

“被对面的兄弟强行加强了。”埃斯蒂尼安扬起下指指正在看书的泽菲兰。

他那一页自从艾默里克进屋就没再翻过。

想起出门前两人之间的小小争执,艾默里克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试图找一个话题:“神圣裁判所来了一位新的审判官叫做沙里贝尔。”但是并没有人理他。

他有些尴尬,却仍然继续说:“对了,我刚才在酒馆里遇到了格里诺,他又和人发生了争执。”

埃斯蒂尼安皱着眉头认真地想了想说:“格里诺?谁?”

“我拜托你下一次好好记记人。”艾默里克感到头疼。

泽菲兰合上书说:“和谁。”虽然他并没有兴趣。

“我不认识,是一个白发独眼的男人。我猜应该是福尔唐家的骑士,毕竟格里诺看起来很针对他。”

“波勒克兰。”

艾默里克十分诧异于埃斯蒂尼安能记住一个并不熟悉的人的名字。

埃斯蒂尼安解释道:“都是枪术有点印象。”

“怎么样?”

“当然是比我差远了,烂透了。”

“我希望你能学会谦虚。”

“学不了你们贵族的虚伪。”埃斯蒂尼安手一摊道,“没我好就是没我好,我为什么不能说。”

艾默里克耸耸肩,所以他喜欢埃斯蒂尼安,因为他毫不掩饰。

“他已经被福尔唐家驱逐了。就在今天。”

“嗯,我听格里诺说了。”他回忆了一下格里诺的原话补充道:“虽然格里诺说的并不好听。不过为什么呢?”平民能进入四大家族一定极其优秀,而且他们会很珍惜机会。但是为什么波勒克兰会被驱逐,原因是什么?

泽菲兰解释道:“因为行为不端。他骚扰了福尔唐家的一位小姐。”

“噗。”艾默里克的红茶喷到地上。

埃斯蒂尼安感慨道:“这真是差劲透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嘿,我只是说话她们不爱听罢了,我又没有骚扰她们。”

泽菲兰打断他们接着说:“当然这只是官方的说词。”

“实际上呢?他到底做了什么?”

“你还是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他笑笑,继续说道:“实际上他骚扰的是男性。”

“噗。”

“艾默里克我劝你在他说完之前别碰你的红茶。”

“咳咳,我想也是。”

“阿图瓦雷尔。”泽菲兰淡然吐出这个名字,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他伸手卷起艾默里克的发尾边玩边说:“你的嘴可以闭上了,风喝多了小心晚上肚子疼。”

“谁?”埃斯蒂尼安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甚至没有印象。

艾默里克缓过神问:“为什么你会知道?”他知道泽菲兰并不是喜欢打听别人事情的人。但是为什么他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因为那天舞会发生这件事时我刚好在旁边。”

tbc

热度(11)
© 大夏侯不更子 / Powered by LOFTER